Unsupported browser

You are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Sign up for
an Award

Participate with your entry in one of our professional or student awards.

Sign up for an award

Sign up for
a Profile

Create your own profile and publish it in the iF WORLD DESIGN GUIDE.

Sign up for a profile

Learn more:

iF SOCIAL IMPACT PRIZE
(free of charge)

Present your project for free and win your share of EUR 50,000 in prize money.

Publish your project

艺道 | 设计,“适”者得生

iF「艺道」对话设计界的杰出设计师们
尝试从生活的细节里
探索他们背后不曾被大家发现的精神逻辑
找到一种简单而又纯粹的质地
即而给予真实的启发

焦龙

2017年iF设计奖、2016年BODYFRIEND DESIGN PRIZE by iF评委。焦龙在设计咨询和设计研究领域有超过15年的专业经验,对设计战略和策划有独到的见解和丰富的实战经验,涉及的行业包括汽车,科技,消费类电子,医疗健康和快消品。他尤其擅长带领跨领域创新团队,以用户体验,文化和市场洞察为基础进行创新开发。他相信设计思维是推动企业创新并持续将可用, 易用并想用的产品推向市场的原动力之一。


焦龙拥有同济大学工业设计硕士以及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工业设计硕士学位,并曾在加州艺术学院执教产品设计、设计思维与设计研究。他曾服务于上海大众设计中心,通用电气与Fitch合资的GE/FITCH设计公司,WPP旗下的市场研究公司,以及飞利浦在上海的中国设计中心。

能否请您介绍一下Radius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以及您工作中的日常型态?

Radius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是一家美国的设计型公司,所在行业相比其他的设计公司来讲有所不同。由于母公司是世界第三大再加工企业——JABIL,Radius更专注和擅长于Insight(洞察)到最后产品上市的转换,在做前端调研、市场机会与用户痛点的发掘的同时,一定会将后端产品实践的技术考虑在内。所以我们公司的Slogan就是“Innovation.Realized.”,译作中文即“创新。落地。

我的工作按时间大致分配可划为三个部分:50%在Strategy和Content上,在项目的最后我会花很多时间和我们的设计师、工程师和项目经理规划整个项目的流程、timeline等内容;30%在运营上,包括人力培训到招聘及一些其他办公室运营管理工作;20%的时间我会用于业务拓展,我们公司也做咨询,所以会有一些潜在客户前来询问服务,另一方面也主动寻求合作机会,以帮助客户在签合同前了解他们的需求。

您今年受邀参与iF设计奖的评选,您的整体印象如何?

第一关键词是“专业”。评委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濡染于不同的文化,身处不同的产业,拥有不同的经历,正是评委背景的多样性让iF设计奖的评选更为专业,因为包罗万象也是专业的一部分。评委们的经历越丰富,才能对参展作品进行更客观全面的评判。

另外,评选也是相当开放的,评委们可以自由地表达意见。有这么一个印象深刻的环节——每位评委有两票否决权,不论被分在哪个小组,每位评委都有机会捍卫或批判自己中意或不中意的产品。

除此之外,我在iF设计奖评选过程中赞叹于其组织之高效。要在两天内完成6000多件产品的评审,工作量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iF设计奖组委会丰富的组织经验让我们高效圆满地完成了评审。

大赛评委来自不同的国家,拥有不一样的背景,您在小组评审活动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呢?在沟通上是否存在障碍呢?

还是开放。尽管评委们对于文化背景和项目背景有着不同的理解,这是很正常的,因为有些产品可能第一眼看不明白。

与我同组的两位评委,一位来自比利时,另一位来自德国,他们对东方文化背景下出来的产品不太理解,比如美容类产品,他们觉得这些产品在欧洲市场接受度不够,而这在亚洲文化中是很热的一个东西;也有一些在我看来并不那么重要或突出的特性,他们非常强调。但好在,对于好的设计,很多理念都是相通的,我们之间对于设计有着同样的认知,至于那些不同——不同的客户,不同的文化的带入反倒是很好的碰撞。

评审之余,评委们还一起聊天、吃饭、交流很多设计之外的东西,加深了评委之间对各自背景的了解,这种更为和谐的工作关系令我很享受这次体验,自然也无沟通障碍之说。

新开发的产品难免以模型参赛,对于评审作业是否造成了一定的困难。评委都会通过什么方法来了解或分析这些模型呢?

是造成蛮大困难的。评委们一起交流时,都有相似的感觉——模型可能对于那些花费了很多人力财力物力经过国际运输来到到德国的产品而言,是不太公平的。模型质量参差不齐,有些做得小有些做得大,有做得精致的也有的比较粗糙。在实际评审过程中,还是尽量不受模型质量影响,主要看设计理念能不能在模型上有所体现,我们希望模型在脑海里反映的和真实产品尽量接近。

iF设计奖有一个很好的规定是说“当你提交模型参赛,要保证你的概念在竞赛该年度要上市”,这样的要求对于参与评奖的公司是一个好的限制,也是尽力避免了专注于奖项而忽略了给用户带去利益的做法。

您接触的评选作业中“中国设计”表现如何?

近年在设计奖评选中,来自亚洲尤其是来自中国的量越来越大。“从量变到质变”嘛,所以我认为这是“中国设计”必须要走的一步。在这些设计中,确实能看到,特别是和本土文化结合得很紧密的时候,有些设计还是很出类拔萃的。因为这些设计具有独特性,其他文化下的设计是没法抄袭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一些设计的确很棒,有些“中国设计”没有入选,我还有点打抱不平,30%的“中国设计”是不错的。再者,“中国设计”的质量分布很散,良莠不齐。这是我所看到的“中国设计”的特点。

您觉得这些优秀的“中国设计”更多地体现了全球性的设计趋势还是“中国智慧”呢?有什么不足而需要持续努力的地方?

两者都有吧,其实很多本土化的设计往往更容易被国际化的环境接受。正是因为其文化特殊性,它的根基很深,所以它能被接受,且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并影响设计趋势。我很想将这两点结合在一起,所有对于生产成本、用户文化、使用习惯的考量其实是让设计更合乎逻辑,而全球性的设计趋势正是由这些“中国设计”“欧洲设计”等相互影响而形成的。

不足是在有些“中国设计”中能看到明显模仿的痕迹。比如模仿北欧设计风格 ,设计很简洁,展示材料的特性,并不是不好,只是相对来讲处理手段不够成熟,在模仿另一种文化的时候稍有画蛇添足之嫌。

了解到您曾在JA中国 (青年成就) 有一段志工经历,国外许多教育都将“设计思维”放在了全民教育的维度,如今这样的思维模式也越来越多地进入了商业决策过程中,请听听您对“设计思维”的见解。

很多比较大牌的设计公司一直强调“设计思维”这个提法,但其实不止设计行业,“设计思维”的确渐渐地被放在全民教育的维度。

我把“设计思维”从设计行业拉出来看,它是一种提法,实际上是告诉我们解决问题的角度。从某种角度来看,每个人都是设计师,生活中碰到困难时会本能地寻求解决方法。之所以有了“设计思维”这个概念,在我觉得是因为设计师更具有视觉化的能力,在解决问题时更善于将不同点联系在一起,所以比起没有经过专业的设计培训,解决问题的角度更灵活、更广。

“设计思维”的本质是打破原来看问题的角度——并不是“为打破而打破”,重要的是格局和视野。我们看到很多设计是流于形式的,这些设计并不是在寻找痛点,而是在包装痛点,我觉得这样的格局不够大。真正要说“设计思维”,要站在比较大的格局上,比如看整个的生态和系统,每个人每天用的产品都有其生态和系统,科技、社交圈、生活等都有其生态,设计师从这些角度考察是最起码的,更大格局可能会放到教育、民生、能源、环境、国家政策层面上来考量。另一方面,“设计思维”中带着一种对于自我的质疑,设计本身是无止境的,随着一个设计师长时间地花功夫一轮轮修改,其作品质量也会越来越高,这是一个不断自我提问、回答、解决的过程,只有经过不断迭代循环,他的设计思考才会成熟越来越成熟。

经过这次评选过程,您对于好的设计有否一些新的体验?对于中国的工业设计师有否建议?

对于好的设计有否一些新的体验?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因为我自己也在不断参加奖项活动中总结一些经验,我会将好的设计归纳成两个词——“适合的”“和“合适的”,在iF评奖中我也贯彻了这一点。

这次被分在医疗健康组,而医疗健康是真真切切地跟人的生命、身体健康包括外观、对于自己身体的关心程度这些体验密切相关的。有些设计作品第一眼就特别吸引人,是因为它潜移默化让你觉得这种形态“适合”这种环境,从它的材料设计理念都传达出它“适合”于特定氛围和特殊人群,好的设计不可能脱离其他因素独自存在。脱离其他因素存在的设计可能不是设计,而是艺术品或者不能算是好的设计。再来谈谈什么是“合适的”,毕竟工业设计需要考虑多种限制因素,比如成本,你不可能无限制地使用最好的材料、最精细的加工方式和最高端的技术。因为每一件设计都关联到生产和使用环节许许多多人的效用,它关乎一个“合适”的“度”。简单来讲,比如从材料上,有体验效果、人体工学的限制,如何不浪费、恰如其分地表现设计理念并满足用户必需的体验——不论身理上还是心理上,是一个好的设计需要衡量的。

中国的工业设计其实是一个年轻的现象。我在的那一代不能说是第一代但至少是前几代做工业设计的,在那之前都是叫工艺美术,是因为工业和经济发展才出现了工业设计。中国工业设计其实和其他经济发展走的是相同道路,发展速度很快,也有一定的弊端,就是没有深远的历史文化沉淀,积累不够。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工业设计更倾向于商业化,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在看别的国家比如北欧、日本、台湾的设计,可以感受到他们对于传统的尊重。这个环境充满矛盾,但对于中国工业设计师来讲这是刚好的时代,因为这样的矛盾使人不断思考,挖掘自己的设计理念和设计道路到底是如何的。我的建议是忠于对自身对设计的理解,真正把设计当成爱好而不是职业,而是日常会做的想的、无时不刻陪伴你的习惯。具体的建议还是去国外看看接触到不同的设计,不论是旅游还是留学,这对于工业设计师的成长是相当关键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另一个建议是脚踏实地,任何地方任何企业都是要有工业设计的,不是为了设计形式而是为了解决问题,带着设计思维和学校里学到的表现技巧,这两者的结合可以使设计方案具有生命力。

有什么话想对以热爱设计并计划以设计为职业的年轻人说的呢?

对于年轻人想说的是:首先要相信设计是一种信仰而不是一个职业,要坚信它是爱好而不是谋生工具,设计是帮助你判断、分析、解决问题的有力工具;第二,设计是习惯而不是技巧,你可能画图画得很好,但设计更是举手投足的习惯,是由内而发的。

文中部分图片由焦龙先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