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supported browser

You are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Please upgrade your browser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Sign up for
an Award

Participate with your entry in one of our professional or student awards.

Sign up for an award

Sign up for
a Profile

Create your own profile and publish it in the iF WORLD DESIGN GUIDE.

Sign up for a profile

Learn more:

iF SOCIAL IMPACT PRIZE
(free of charge)

Present your project for free and win your share of EUR 50,000 in prize money.

Publish your project

設計新視界!看Bito如何玩轉影像創意

Bito甲蟲創意|劉耕名

擔任過MV導演、插畫家、動態影像設計師與玩具設計師,劉耕名於2013年創辦Bito甲蟲創意,為藝術、設計、音樂、玩具、商業等領域的創意設計工作室。大學時就讀台灣大學昆蟲系,劉耕名隨後於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取得電腦藝術藝術創作碩士;他為許多國際品牌,如臉書、迪士尼、華碩電腦、賓士汽車與Herman Miller傢具進行創意設計 。

2017年夏天,第二十九屆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在台北揮灑運動的熱血與感動。還記得前陣子在網上瘋傳的世大運宣傳影片-Taipei in Motion嗎?這支由Bito甲蟲創意拍攝的影片,結合城市與運動,拍攝出極具國際水準的廣告。影片畫面運用各種運動的姿態與城市地標,傳遞動感與能量;加拿大團隊製作的音樂,結合了具有速度感的音效與城市的聲音,以滂薄的氣勢展現城市與運動的各種美好。

但你可能不知道,拍攝這部影片的導演,Bito甲蟲創意劉耕名總監也是2017年iF設計獎評委;本次的藝道與他對話,請他談談影像設計的思維與擔任iF設計獎評審的體驗 。

請介紹一下Bito甲蟲創意。

Bito就是甲蟲,甲蟲就是Bito。因為我大學是念昆蟲系的,很喜歡蒐集甲蟲;甲蟲趨光,所以成立公司時就以諧音取了Bito這個名字,四個單字簡短有力,這就是Bito這個名字的由來。成立這家公司的目的,是希望台灣有一家專注於影像設計的「設計公司」。目前,大部份亞洲的影像製作幾乎都是製作公司的工作,我想要導入設計的觀念,這就是成立Bito最初的契機;Bito是一個design driven studio,對我來說「所有會動的影像都必須要被設計」,我們可以從branding、設計到影片拍攝進行完整規劃,盡量嘗試不同的可能,以打破成規的方式透過影像說故事 。

前陣子Bito製作的世大運宣傳影片-Taipei in Motion引起了很多話題,我們看完也是熱血沸騰,請您談談這支影片的概念發想與製作過程。

我們一開始就設定這是一支「城市行銷 + 運動」的影片,運動充滿了肢體的美與能量,而台北這個城市也有很多的energy,所以我們想要「用城市意象和運動優美的體態去表現能量」,把無形的能量,用動作與構圖表現出來。

所以你可以從這支影片中感受到一股能量,從頭到尾,你的視覺會被一股能量帶往一個方向走。影片裡面每一個鏡頭都被精心設計過,它會有一個動向,比如說灌籃的下一個鏡頭就變成跳水,摔角的下一個鏡頭則是橋與擲筊;我們一開始就設定好「能量的流動」,接著花很多時間去順出那個能量 。

這支影片拍攝的困難度與複雜的點在哪裡?對於類似的推廣文宣、委外設計上您有什麼建議?

其實最難的是這麼多素材的取捨啦!當初我們就是想要拍攝「有別於一般台灣觀光宣傳片」的影片,不只是小吃、捷運、台北101,還有很多空拍。所以我們去尋找「幾何造型、強迫置中構圖」的畫面,譬如球場就是很漂亮的幾何,讓它們像一張一張的海報地呈現,從設計的角度去切入,跟傳統電影式的拍法比較不一樣,這就是我們的特色。

另外,motion graphic基本上就是對韻律的掌握,這也是我們的強項。我們找了加拿大的音樂團隊,用不同的觀點切入,花了整整一個多月的時間一直來回修改,音樂少一拍,我的剪接就要少幾格;所以影片中流暢的視覺,是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去跟音樂搭起來的節奏感,有很多聲音的設計在裡面。

後來我們花了五個月的時間完成這支影片,我覺得這就變成一個示範,就是說,我們有沒有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給他舞台、給他足夠時間預算去做事。初期整間辦公室都貼滿了所有運動的項目、我們的發想等等;前期包括找資料、發想、做腳本其實花了非常多時間。但是前期設計這個環節非常重要,在影片製作上,設計應該要拉到最前面,而不是一般台灣所謂的「後期製作」,所有的一切都應該要是well-planned,這是我在美國十年帶回來的東西。

這一個製作流程與架構,團隊裡一定要有導演、美術指導、設計師、動畫師、作曲家,而且它必須是一個水平的團隊,才能做出這麼複雜的規格,不是一個導演下面一層一層去發包,這是比較不一樣的製片模式。當初成立Bito也是因為我們需要一群人,才能做不一樣的事情。

除了世大運之外,Bito也為很多知名品牌製作影片,例如GOGORO 2(我超喜歡裡面PAC Man那一段,還有把電池變成打地鼠的部分!),能不能談談不同的作品風格、發想和製作過程?

因為品牌的定位非常重要,所以我們扮演廣告設計公司的角色,花很多時間,去幫客戶定位產品的視覺風格,比如GOGORO 2比較平價、希望一般大眾可以接受,所以就以playful為概念去發展。我們在發想階段常常去玩GOGORO電池站,每次電池彈出來就覺得好像打地鼠喔,所以就把這個想法放進去了!我覺得亞洲設計最大的不同和欠缺的東西,就是幽默感;其實我想做有點壞壞的、playful的東西,我很重視好玩這件事情,所以有時候會盡量在作品裡面塞一些小哏。做任何的畫面要有意義,這就是視覺溝通最重要的元素。

PAC-MAN是影片中的另一個小驚喜

 

您有豐富的海外經驗,也獲得許多國際獎項,覺得海內外的設計環境有什麼不同?

最大的不同就是製作流程,台灣很喜歡用打帶跑的方式在做,時間預算限制都很多;但設計畢竟還是幫客戶解決問題,需要足夠的時間預算和尊重專業,這一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另外就是電腦普及化後,整體的美學素養都下降了,從招牌、建築就可以窺知一二,這需要花很多時間去扭轉,整體的美學素養都要往前。當然這幾年多少還是有一些進步,不然公家單位不可能有像世大運這樣的片子出現。

 

請您談談擔任iF設計獎評審的經驗與感想。

iF設計獎集合了全世界最會賣設計的一群人在一起,評選流程、評選的空間都讓我非常驚艷;我學到最大的一點,是如何讓Work can tell,跨越語言、國情與文化的差異,讓作品自己說話,讓不同國籍的評審都看得懂也得到感動。

以前我也常常參加比賽,這幾年則是一直在當評審,角色對換的感覺很奇妙,所以我想給參賽者幾點建議:

✔   presentation很重要!這部份設計師一定要知道
如何在十秒鐘內抓住評審,讓你的作品在一群很優秀的作品之中突出,這一定要審慎地計劃一下。

✔    參加獎項對設計師有非常正向的意義
因為我並不是本科系出身,過去得了很多設計獎項給了我很多肯定,也鼓勵我一直走這條路。參加獎項讓你有一個追逐的目標,對設計師有非常正向的意義;去看很多前輩為什麼得獎的原因、尋找其中的脈絡,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學習。設計獎項不外乎一個原則-「What is good design」,因為好的設計是共通的。

另外,對我個人來說,最大的收穫是和其他評審的交流。那整整三天的過程很像回到以前在紐約的創意環境,每個人都非常友善、都很願意分享;分享交流是評審很重要的一件事,因為透過聊天和觀點的辯論可以獲得非常多經驗、學習不同的觀點,瞭解別人怎麼去看一件好的作品。傳達與溝通永遠都是設計師最重要的課題!

部分圖像由Bito甲蟲創意提供